广西汽车网

按品牌选车
当前位置: > 新闻动态 > 高端访谈 > 何小鹏:造车的过程痛并快乐着!

何小鹏:造车的过程痛并快乐着!

2019-08-22 00:20:00
来源:网络

编者按:从事汽车行业报道这些年,新势力造车的各路神仙也颇有领教,日前在广州采访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却有不同的感触。

去年12月曾经参加过小鹏汽车在广州的一个新车发布活动,记得当时的活动时间很长,超过两个多小时,整个活动何小鹏亲力亲为忙了一个全场。前两天到总部采访,凑巧在地下停车库遇到他正在泊车。接待我们的公关部朋友很平静地告诉我们,小鹏通常都是一人开车上下班,自己找泊车位。

IT出身的何小鹏曾经是阿里游戏事业单元的董事长,用他的话讲,30多岁财务自由当然是很幸运,但是三十多岁就没有了生活目标也是很困扰的事情,于是他一头扎进了汽车行业。两年多的时间,小鹏经历了二次创业的种种艰辛,也对汽车行业有了一些独到的心得体会,无论在别人的嘴里怎样戏称PPT造车,何小鹏本人对汽车行业依然充满敬畏。何小鹏的骨子里有一种湖北人的倔强劲,在汽车行业不做出一点事情,他是不会轻易放手的。


记者汽车

如同在回应里的态度一般诚恳,何小鹏将这次问题的爆发归结为一个创业公司的运作失误。他们也在反思如何优化内部运营,将以客户为中心的理念贯穿始终。

在踏进汽车领域的大门前,何小鹏是一个百分百的互联网人,第一次创业经历(创办UC优视做的和接触的事情基本上都是数字产业。到了工业制造业,它很多体系是以前没有的。这就意味着现在的很多困难,以前没有的;现在的很多麻烦,也是以前没碰到过的。何小鹏说,“在汽车行业里面除了体力累、脑力累,还有一个心累。你去解决那些从没碰到过的麻烦时,不是按照一个理工男的角度,通过最简单的类型环节可以解决。要到外循环,跟很多的合作伙伴一起沟通,而外循环里又有更多不可控的东西,有更多委屈的事情,更多不开心的事情。

记者汽车

“我以前不会喝白酒,现在经常喝”,何小鹏指着旁边的一个仓库说到,“我自己买了几千瓶就放在里面”。短短的一两年时间,从完全不喝白酒到经常喝点。这不仅是状态的变化也是心态的转变。

30多岁实现财务自由,本可以提前享受退休生活,或者像大多数人的选择一样,去投资或者做顾问,都可以让自己进入超轻松的状态。但这种舒适感却引发了何小鹏的“中年危机”,这种危机感不是来自于身体或生活上的压力,而是在目标达成后心里的落差感,空荡荡的感觉。他说:“我觉得我是一个比较期望有序,稍微紧张一点,繁忙一点生活。”

记者汽车

正是这种“期望”让他从“舒适区”进入“艰苦区”,开启了二次创业,还是一个他不熟悉的汽车行业。随即而来的“痛苦”便也开始了。而在第二次创业中何小鹏的妻子也并不算支持,她认为现在没必要再用命去搏一个变化。

记者汽车

第一次创业是基于“想做什么,能做什么”的思考,但对于二次创业何小鹏思考的关键是:“想做什么,该做什么”。

作为一个传统的互联网人,何小鹏站在产品的角度看,他认为智能化+PC、智能化+汽车在未来都是一种趋势,更何况在出行上中国还面临着很大的问题。何小鹏说:“如果一个人懂汽车的硬件又懂一点点软件,那么他成功的概率是不一样的,当然只做软件也可能成功,在汽车这个行业里面。” 这是他进入汽车行业中的原动力。

记者汽车

之后的状态可以用痛并快乐着来形容,何小鹏说道:“做汽车之后你会发现痛苦指数在提高,但是某种角度快乐指数也在提高。”

最开始有人会质疑:“你也不懂车怎么造车?”甚至有行业的人说是PPT造车,何小鹏坦言那时候你没法反驳。但他们在用行动回击,2018年初小鹏汽车G3首次亮相,并在同年12月正式上市。

随后而来的质疑声是“你车的品质好不好?”小鹏汽车作为一个初创企业,产品制造和品质都在起步的路上,从驾驶安全到整车电动安全,他们花了很大的努力在往前进。成绩得到了暂时的肯定,在2019年第二批C-NCAP评价试验中,小鹏汽车G3成为获得5星安全标准的智能纯电动车。

再之后的质疑是:“新车交付是很复杂的挑战!”但是在今年6月中旬,第一万台小鹏汽车G3正式下线,完成了它一万台的交付。

记者汽车

小鹏汽车是一家从零开始的创业公司,在过去5年中,从设计、研发、供应链集成到制造、交付给各位用户手中,对何小鹏来说每一个完成的过程都是在经历“痛苦”,但痛苦指数有多高,在享受成果时的快乐指数也就有多高。他说:“以前我们的创业没有经历过这么大的这么密集的困难,但是我相信明天后天还会有很多心累的过程,我觉得它需要一个铺垫,刚好我们现在正在学习成长。”

记者汽车

何小鹏的第一台车是雷克萨斯,早期跟日系车的接触对小鹏汽车的经营理念和发展方向都产生了深刻影响,他也一直以丰田的品质制造、精益管理为学习目标。自始至终何小鹏都对传统汽车制造业充满敬畏,他说:“在汽车领域要先学习、后优化。你不学习个5年、10年时间你连如何优化都不知道,何谈颠覆!”

记者汽车

与此同时,他也在思考汽车变革的可能。在何小鹏看来,现在的车跟三十年前的车相比,虽然有变化,但整体上差别不大。他举例说:“就像手机,真正变成不一样的时候,是手机的打电话行为变成其他行为。什么时候汽车的驾驶行为变成其他行为时,那么汽车的下半场才真正开始。”何小鹏非常清楚要实现这个过程的艰难,电动车是进入汽车行业的一种渠道,而智能汽车才是翻开下一章节的主要方式。这也是小鹏选择智能电动汽车的一种逻辑。

在产品的研发思路上,汽车产品本身的研发占比是60%,另外40%来自于科技产业,AI、智能驾驶等方面。而所有研发的基础是保证产品品质,这条思路对小鹏来说是条铁律。

记者汽车

一家创业型企业从零开始发展是一个摸索和反思的过程。关于产品迭代的速度,以及消费者对产品期望值之间的矛盾如何解决。小鹏汽车坚持的核心是打造“精品,同时也在思考和探索对哪些产品的体系加快迭代速度,更容易让消费者接受。例如:基于软件或=电子电器的东西,是不是可以快加快升级速度;对于产品本身的硬件部分按照传统的汽车线保持疏通,更早地规划,清晰地与用户进行沟通。

记者汽车

另外一个反思是,企业如何才能走得更远?何小鹏说最近他才意识到,发展是站在企业利润的基础之上,而不是取决于企业的发展速度。这一点对他的冲击很大,至少在此之前他更看重速度。但反思来看,企业的毛利更强,代表你在研发方面的投入能够更多,反观一些发展稳定的国际主流车企,每年基本保持10%的研发投入比例,用来支撑技术、创新科技的开发。这也是支撑企业发展最关键的点。

在当下汽车市场下行的困境中,对整个行业来说发展是双向的,受宏观经济的影响,新势力企业势必面临着更大的挑战,可能会有大批的企业倒下。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这是一个优胜劣汰的过程,何小鹏认为,智能电动车真正的春天是到2021年开始的,这个过程中企业需要把基础打扎实,补足自己的短板,提高服务品质,提高渠道能力,做好自动驾驶的技术储备。最终的结果市场会给出答案。

记者汽车

写在最后:已经过去的维权事件对小鹏汽车来说是成长过程中的一段经历,他们在学习,也在磨合与消费者之间的关系。“新势力企业”的标签,或许给他们带来了热点、话题以及关注度,但消费者也带着更多的质疑甚至是偏见在看待这些企业。在当下的市场环境和行业状态下,造车新势力企业的诞生必定有它们存在的价值,他们加速着汽车产业的变革,让汽车成为互联网的一个载体,让资源整合更大化,不管他们未来的命运如何,留下来几家,我们都应该对他们保有敬畏之心。

热门搜索